首页 > 造价结算 > 正文

包干范围外工程量增加应增加造价,包干范围内工程量减少不扣减造价
2020-04-13 21:24:45   来源:中国建设工程法务网   评论:0 点击:

工程量减少并非某B钢结构公司的责任,某A建筑公司仍应按《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包干价与某B钢结构公司结算并支付工程款。故某A建筑公司主张应当扣除减少的檩条拉杆造价的请求不能成立,一二审法院均不予支持。
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与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6)渝民终14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
  原审被告:重庆某C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
  上诉人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某A建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B钢结构公司)、原审被告重庆某C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C机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0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3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A建筑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五项;2.改判某B钢结构公司向某A建筑公司开具税务发票;3.改判某A建筑公司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工程款1995925.36元;4.本案一审案件本诉受理费、反诉受理费、鉴定费由某B钢结构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对《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包干范围认定错误。661万元包干范围应当包含铝合金中空玻璃门窗、屋面底瓦。对于在包干范围内未施工的门窗,应当按照铝合金中空玻璃门窗的造价471401.4元予以扣减;屋面底瓦属于661万元包干范围,不应当计算增加工程款。2.《鉴定意见书》中单列的有争议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不应当计入增加工程款。根据《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施工过程中,如需变更图纸和增加内容,以某A建筑公司签章的书面通知为准。但有争议的签证单上并未加盖某A建筑公司公章。3.签订《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时约定做双层檩条,后根据9月份的施工图设计变更为单层檩条,则应当扣除相应的费用19322.26元。4.开具发票是某B钢结构公司收取工程款的义务。我公司已经支付了426.5万元工程款,但某B钢结构公司未开具发票。5.我公司不应当支付工程款利息。涉案工程的质保期尚未开始计算,不应当退还质保金。
  某B钢结构公司辩称:1.我公司根据6月份的施工图向某A建筑公司报送了投标报价书,在此基础上双方签订了《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均认可根据6月份的施工图,门窗应为塑钢门窗,屋面为单层屋面板。因此,一审法院按照重庆华禹工程审价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禹审价公司)鉴定的塑钢门窗造价221206.42元作为未施工工程造价予以扣除是正确的;在661万元包干价以外计算增加一层屋面底瓦的造价378609元是正确的。2.根据6月份的施工图设计应当做双层檩条,但9月份的施工图变更为单层檩条。虽然我公司是按照单层檩条施工,但不是因为我公司原因导致的减少工程量,故不应当从包干单价中扣除相应费用。3.有争议的签证单涉及的项目经过现场踏勘是我公司实施施工完成的项目,签证单上有某A建筑公司李波签字,有些还有业主某C机械公司现场代表陈金华的签字,故应当计入增加工程造价。4.关于发票,我公司不具备开具建筑安装业发票的主体资格,但已经向某A建筑公司开具了相应金额的材料发票。5.涉案工程早已交付某C机械公司使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计算工程欠款利息,工程质保期也已经届满,应当退还工程质保金。
  某B钢结构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某A建筑公司立即支付工程款3876848元;2.判决某A建筑公司支付资金占用损失。资金占用损失以387684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从2013年6月6日起至全部款项付清之日止,利随本清。3.由某C机械公司对1、2项请求承担连带给付责任。4.诉讼费由某A建筑公司及某C机械公司共同承担。
  某A建筑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反诉,请求:1.某B钢结构公司向某A建筑公司出具税务发票;2.某B钢结构公司立即向某A建筑公司提供竣工资料;3.扣减某B钢结构公司工程款约120万元(以鉴定为准);4.反诉诉讼费由某B钢结构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7月,某A建筑公司作为发包方与承包方某B钢结构公司签订《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某A建筑公司将某C机械公司厂房改造项目工程发包给某B钢结构公司。合同依据:1.建设方及某A建筑公司审定的钢结构工程施工图及工程变更;2.某B钢结构公司工程报价文件;3.某A建筑公司与建设方签订的施工合同及工程。工程内容包含:施工图中±0.00以上钢结构工程的全部制作安装工程内容:具体包括钢梁、钢柱、钢支撑、屋面外板、屋面内板(0.376mm900型)、墙面板、檩条、门窗(铝合金窗中空玻璃)、钢构件表面除锈、底漆、中间漆和防火涂料等施工。工程价款:根据本合同第四条的工程内容,经双方协商,合同包干总造价为661万元。本造价为按某A建筑公司审定的工程建设施工图包干(并包括措施项目费、人材机价差和政策性调整等全部风险因素),结算时不再调整。过程中如某A建筑公司需变更图纸和增加内容,以某A建筑公司签章的书面通知为准,工程价款增减在工程结算时另行计算。增减工程当即确定造价,施工完成后予以结算,在当次进度款支付时一起支付。付款方式:合同签订后三日内,支付合同总额25%作为工程备料款,钢柱安装完毕三日内支付合同总额25%,钢梁安装完毕三日内支付合同总额10%,屋面彩钢板安装完毕三日内支付合同总额20%,工程预验收合格15日内支付合同总额18%,钢结构专项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和竣工资料报送完毕,扣除合同总额2%作为工程质保金,本工程质保金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满1年后三日内退还。某B钢结构公司于2013年6月6日向某A建筑公司移送了工程结算书,由某A建筑公司员工李波签收。《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施工内容中的门窗部分,某B钢结构公司未进行施工,某A建筑公司另行委托案外人施工完成。某B钢结构公司不具备钢结构工程施工安装资质。
  某A建筑公司通过银行转账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工程款如下:2012年9月7日,1652500元;2012年12月27日,1652500元;2013年2月5日,66万元;2013年10月14日,15万元;2014年1月22日,15万元。共计426.5万元。
  涉案工程有2012年6月及2012年9月两份施工图。2012年6月施工图中的施工内容为:塑钢门窗、单层屋面板、双层檩条拉杆。2012年9月施工图中的施工内容为:门窗材质没有注明、双层屋面板、单层檩条拉杆。某A建筑公司、某B钢结构公司均认可,2012年6月施工图系合同包干价对应图纸。
  经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提出司法鉴定申请,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华禹审价公司对某C机械公司厂房改造项目钢结构工程增量(实际工程量扣除《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包干总价内的工程量)的价值以及减少的檩条拉杆的工程量及造价进行鉴定。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共支付鉴定费12万元。华禹审价公司于2015年7月8日出具重华禹所基鉴(2015)第004号《鉴定意见书》,主要内容为:钢结构工程增量部分计价采用工程经济签证单、工程洽商单确定的造价。减少工程量计价是根据某B钢结构公司提供的投标报价书结合施工期间市场价格确定扣减工程的造价,屋面檩条拉杆投标报价书中价格符合施工期间市场价格,按投标报价书中价格计算。争议事项的说明:1.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双方对合同包干价661万元对应的投标报价书存在争议,由于投标报价书的真实性鉴定方也无权判定,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在法庭举证后,由法院裁决。2.门窗未做造价扣除不在本次鉴定范围内。3.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对合同承包的屋面板包干范围发生分歧,由于对合同的解读属于法律界定的范畴,鉴定方计算增加屋面底瓦的造价378609元单列,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双方在法庭举证后,由法院裁决。4.签证单部分增量工程造价。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双方共同确认的增加通风器、新增女儿墙材料、新增与办公楼连接的门框签证单造价为62042.82元。未经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共同确认的签证单,双方同意对该部分签证工程量以2012年6月与2012年9月施工图对比并结合现场勘察来确定鉴定工程量。2015年6月5日双方均到场共同进行了核实。本次鉴定,由于签证单的真实性鉴定方无法判定,鉴定方根据2012年6月与2012年9月施工图进行对比及现场勘察情况计算有争议部分的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单列,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在法庭举证后,由法院裁决。签证单J2013-4-8-1至J2013-4-8-8,根据2012年6月与2012年9月施工图对比分析无法证实该部分工程已发生变更,本次鉴定未计算该部分签证金额。该部分签证金额是否属于增量工程,由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在法庭举证后,由法院裁决。鉴定意见:1.某B钢结构公司申请的某C机械公司厂房改造项目钢结构工程增量(实际工程量扣除钢结构施工合同包干总价内的工程量)的价值无争议金额为62042.82元,争议金额858551.97元(其中:增加屋面底瓦的造价378609元,有争议部分的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未包含签证单据J2013-4-8-1至J2013-4-8-8金额87190.40元)。2.某A建筑公司、某C机械公司申请的某C机械公司厂房改造项目中减少的檩条拉杆的工程量及造价金额为19322.26元。
  华禹审价公司鉴定人冉启燕到庭陈述,《鉴定意见书》中的“屋面底瓦”就是《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屋面内板”。钢结构工程增量部分计价采用工程经济签证单、工程洽商单确定的造价,是因为合同约定了“增减工程当即确定造价,施工完成后予以结算。”而且签证单中的价格与某B钢结构公司提交的投标报价书中的价格以及市场价差异不大。有争议部分需要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在法庭举证后,由法院裁决。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某A建筑公司与某B钢结构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问题
  某B钢结构公司并无钢结构施工安装资质,某B钢结构公司亦自认不具有钢结构施工安装资质,某A建筑公司也未举示证据证明某B钢结构公司具有相应资质,由某B钢结构公司承接涉案工程违反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某A建筑公司将其从某C机械公司承建的工程非法转包给某B钢结构公司,亦违反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四条规定。故某A建筑公司与某B钢结构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无效。
  二、关于某B钢结构公司的本诉请求是否成立的问题
  1.工程价款及利息
  虽然某A建筑公司与某B钢结构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是涉案工程已经交付使用,视为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某B钢结构公司有权向某A建筑公司主张工程款。
  某B钢结构公司主张的工程款是以合同包干价加上增量工程款,减去减量工程款,再扣除某A建筑公司已支付工程款。其中合同包干价,《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某B钢结构公司可以按合同约定包干价661万元主张工程款。但某B钢结构公司要求按照某A建筑公司与某C机械公司约定的合同价683万元计算工程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
  增加工程量价款。双方对《鉴定意见书》中的部分工程增量价款62042.82元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关于增加屋面底瓦的造价378609元是否应当算入增加工程量价款的问题。根据《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第五条约定,合同包干总造价为661万元,本造价为按某A建筑公司审定的工程建设施工图包干,结算时不再调整。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均认可合同包干价661万元对应的图纸是2012年6月施工图,而2012年6月施工图中的施工内容只包括单层屋面板,随后某A建筑公司变更图纸即2012年9月施工图,施工内容同时变更为双层屋面板,某B钢结构公司与某A建筑公司也按照合同约定用签证单的形式确定了屋面底瓦增加工程量的价款。因此,某A建筑公司辩称合同包干价661万元中已包含双层屋面板造价的理由不能成立,该院不予采纳。故增加屋面底瓦造价378609元应当算作某B钢结构公司的增加工程量价款。
  关于有争议的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是否应当算入增加工程量价款的问题。鉴定过程中,华禹审价公司根据2012年6月与2012年9月施工图进行对比以及现场勘察情况,认定有争议部分的签证单对应的工程量系实际增加工程量,并计算出有争议部分的签证单金额为479942.97元。虽然华禹审价公司对该增量部分的计价采用签证单中的单价,但是由于签证单中的单价与市场价一致。故一审法院对该部分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予以采信。某B钢结构公司要求将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算作增加工程量价款的请求成立,该院予以支持。综上,应当计入某B钢结构公司工程款的增加工程量价款为920594.79元(62042.82元+378609元+479942.97元)。
  减少工程量价款。关于未做门窗部分的价款如何计算的问题。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对未做门窗部分的价款应当从工程款中扣除并无异议。虽然《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应做铝合金门窗(中空玻璃),但2012年6月施工图中的施工内容是塑钢门窗,因此在某B钢结构公司没有做门窗的情形下,应当按照《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包干价661万元所对应的2012年6月施工图中的塑钢门窗的造价予以扣除。由于双方均认为鉴定报告附件《建设工程(司法鉴定)协调会议纪录(四)》鉴定方意见中的塑钢门窗造价221206.42元是符合市场价的。故该院以塑钢门窗造价221206.42元作为未做门窗造价从某B钢结构公司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关于减少檩条拉杆的造价是否应当扣除的问题。2012年6月施工图确定是做双层檩条拉杆。之后,某A建筑公司设计变更为做单层檩条拉杆,从而导致了包干价所对应施工内容中的工程量减少,但该工程量减少并非某B钢结构公司的责任,某A建筑公司仍应按《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包干价与某B钢结构公司结算并支付工程款。故某A建筑公司主张应当扣除减少的檩条拉杆造价的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某A建筑公司应当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的工程款为3044388.37元(合同包干价661万元+增加工程量价款920594.79元-减少工程量价款221206.42元-已付工程款426.5万元)。
  资金占用利息问题。虽然《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涉案工程已经实际交付使用,某A建筑公司应当在工程实际交付使用之日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工程款。逾期未支付的,支付资金占用利息。本案中,某B钢结构公司认为涉案工程于2013年2月1日交付使用,某A建筑公司不予认可但也不举示证据证明工程何时交付使用。某A建筑公司在一审庭审中陈述涉案工程属厂房旧房改造,施工期间一直都在部分使用,再结合某A建筑公司施工员李波于2013年6月6日签收结算资料,按照常理,工程竣工后才会提交结算资料,因此一审法院认定在2013年6月6日之前涉案工程已经竣工并交付使用,故某B钢结构公司主张从2013年6月6日起计算资金占用利息的请求成立,该院予以支持。某B钢结构公司主张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资金占用利息,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
  2.某B钢结构公司要求某C机械公司对某A建筑公司欠付工程款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是否成立
  某B钢结构公司依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要求发包人某C机械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支付责任。某A建筑公司与某C机械公司称双方尚未进行结算,某B钢结构公司亦未举示证据证明某A建筑公司与某C机械公司已经结算,无法确定某C机械公司是否欠付工程款,故对某B钢结构公司要求某C机械公司对某A建筑公司欠付工程款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某A建筑公司的反诉请求是否成立的问题。
  1.扣减工程款
  某A建筑公司在鉴定结论出来之后,反诉要求扣减的工程款为490723.66元。包括未做的铝合金门窗(中空玻璃)按照471401.4元予以扣减,以及《鉴定意见书》中减少的檩条拉杆的工程造价19322.26元。如前所述,一审法院以塑钢门窗造价221206.42元作为未做门窗造价从某B钢结构公司工程款中予以扣除。减少檩条拉杆的造价不作扣除。理由同前,在此不再赘述。
  2.竣工资料及发票
  某A建筑公司反诉请求某B钢结构公司提供竣工资料,包括竣工报告、竣工图、工序报验材料等。某B钢结构公司辩称,已经向某A建筑公司提供了相应的竣工资料。依照法律规定,建设工程完工后,施工单位应当向建设单位提交完整的竣工资料。某B钢结构公司未举示证据证明已经提交,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某A建筑公司要求某B钢结构公司提供竣工资料包括竣工报告、竣工图、工序报验材料的反诉请求成立,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某A建筑公司反诉请求某B钢结构公司向其出具税务发票,由于税务发票是否应当开具属于行政管理行为,不构成反诉请求,该院在此不作处理。
  据此,依照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1.某A建筑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工程款3044388.37元;2.某A建筑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以3044388.37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3年6月6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3.某B钢结构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某A建筑公司提供竣工资料包括竣工报告、竣工图、工序报验材料;4.驳回某B钢结构公司本诉中的其他诉讼请求;5.驳回某A建筑公司反诉中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39415元,反诉案件受理费7800元,鉴定费12万元,合计167215元,由某B钢结构公司负担35750元,由某A建筑公司负担131465元。
  本院二审期间,某A建筑公司举示了新证据并申请证人某C机械公司聘请的现场负责人陈金华出庭作证。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并对证人进行了询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某C机械公司与某A建筑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产生于本案诉讼之前,某A建筑公司未能就其未在一审审理过程中举示该份证据作出合理解释,且某C机械公司与某A建筑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不能约束某B钢结构公司,该份证据与本案基本事实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不予采信。
  2.根据证人陈金华的陈述和某A建筑公司的自认,可以确认某B钢结构公司在一审举示的J2013-3-4-2、J2013-3-4、J2013-3-4-10、J2013-3-28-2、J2013-3-29、J2013-1-11工程经济签证单、J2013-3-28-3工程技术洽商单、2013年1月11日《工作联系函》、2013年3月4日《重庆某C机械制造公司新增女儿墙报价单》、渝建竣-8号《技术变更核定(洽商)记录》的真实性。因陈金华否认J2013-3-15-3号工程经济洽商单上其签名的真实性,某B钢结构公司亦未申请笔迹鉴定,故对该份工程经济洽商单不予采信。某A建筑公司认为该份签证单上陈金华的签名不属实故申请笔迹鉴定已无必要,对其鉴定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3.根据一审卷宗载明的2015年6月5日,华禹审计事务所组织某B钢结构公司、某A建筑公司共同到某C机械公司厂房进行现场勘察所作的勘察记录可以认定:1.工程增加卸货场地360平方米,现场场地为219米;2.增项蓝图没有设计的斜拉条,已隐蔽,现场无法核实;3.24轴线外延伸40米×1.5米=60平方米,现场情况属实;4.雨棚更改费用、大门更改费用,1轴一扇大门宽为5.8米,雨棚长9.8米,24轴大门宽6米;5.新增T型钢板10毫米与旧厂房连接,现场情况属实;6.新增23轴不锈钢天沟排水雨管,现场情况属实;7.变更推拉门规格尺寸增加面积17.52平方米,门尺寸变更情况见本页第2项。与办公室连接门2米宽,无门扇;8.业主方用某B机械公司在现场的28¥槽钢和10#角钢,现场无法核实;9.工程增加不锈钢天沟,情况属实,新老厂房联接处;10.预埋件及钢筋笼切割整改,现场无法核实。
  4.根据某B钢结构公司在一审审理期间举示的2013年4月11日《资料回执单》、《发票签收回执单》,可以认定某B钢结构公司已向某A建筑公司提交了税务发票,金额共计661万元。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涉案工程造价如何确定;二、欠付工程款利息如何计算;三、某B钢结构公司是否应当向某A建筑公司开具发票。
  关于涉案工程造价如何确定的问题
  某A建筑公司尚欠某B钢结构公司工程款2910851.15元(一审认定的工程欠款3044388.37元-不应计入工程款的133537.22元),事实和理由:1.《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第四条工程内容中约定“门窗(铝合金窗中空玻璃)、屋面外板、屋面内板”,第五条约定包干造价661万元依照某A建筑公司审定的施工图包干。而某A建筑公司和某B钢结构公司均认可第五条所指的施工图是6月份施工图;6月份施工图设计的门窗系塑钢门窗和单层屋面板。前述两条中关于工程范围的表述存在矛盾之处,但合同第五条是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该条明确了包干价661万元是针对6月施工图范围内工程的包干费用。根据6月施工图某B钢结构公司应施工的塑钢门窗未施工,则应从661万元中扣除塑钢门窗的费用;根据6月施工图某B钢结构公司应施工单层屋面板,但实际施工了双层屋面板,则应当在661万元之外增加计算一层屋面板的费用。故某A建筑公司要求在661万元包干价中扣除铝合金中空玻璃门窗的造价471401.4元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要求对于增加的屋面板费用378609元不计入新增工程造价的上诉请求亦不能成立。2.关于有争议的签证单金额479942.97元。⑴J2012-12-5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卸货场地增加面积360平方米,增加工程造价291506.4元。某A建筑公司于2012年12月5日向某B钢结构公司发出工作联系单,称根据6月施工图,23轴后的装卸货场地设计有误,面积少了360平方米,要求某B钢结构公司按照所附平面图或者9月施工图增加施工面积。根据一审期间华禹审价公司组织的现场踏勘,卸货场地实际增加了360平方米。尽管J2012-12-5号工程经济签证单上只有某A建筑公司施工员李波签字,无公司加盖印章,但该签证单载明的内容与某A建筑公司发出的《工作联系单》、《平面布置图》相互印证,且经现场踏勘已实际施工。故可以认定某B钢结构公司系根据某A建筑公司指令进行的施工,相应施工费用291506.4元应计入工程造价。⑵J2013-3-28-3号工程技术洽商单载明:增加蓝图没有设计的斜拉条,增加费用11037元;J2013-3-4-10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增加T型连接板,增加费用1587.5元;J2013-3-29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增加不锈钢天沟及排水管,增加费用52764.55元;J2013-3-4-2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增加雨棚面积,增加费用3550元。因某C机械公司现场负责人陈金华在二审出庭作证的过程中认可前述洽商单载明的工程变更情况,某A建筑公司亦表示认可陈金华认可的洽商单,故相应费用68939.05元应计入工程造价。⑶J2013-3-4-11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修改门规格,增加工程量17.52平方米,增加费用5346.03元。该份签证单上加盖有某A建筑公司项目部印章,符合《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变更要求,相应费用应当计入工程造价。⑷J2013-3-28-8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增加不锈钢天沟3.1T,费用40300元;J2013-1-19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应建设单位要求与旧厂房保持外观一直,延伸厂房长度,增加工程费用48584.4元。某C机械公司现场负责人陈金华不认可在前述签证单签名,也不认可前述工程变更的真实性,某A建筑公司也未在签证单上加盖公章。故该两份签证单涉及金额88884.4元不应计入工程造价。⑸J2013-3-28号工程经济签证单载明:由于压铸车间设备基础安装需要,建设单位使用了某B钢结构公司在施工现场的28¥槽钢和10#角钢,合计费用25330.56元。陈金华不认可在该份签证单上签名,根据现场踏勘亦无法核实该部分槽钢和角钢是否实际使用。并且“压铸车间设备基础安装”并非《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施工范围,该部分费用的发生与某A建筑公司转包给某B钢结构公司的施工内容无关,某A建筑公司未在《工程经济签证单》上盖章,亦未追认该项费用,故25330.56元不应计入工程造价。某B钢结构公司若有证据证明某C机械公司使用了前述材料,可另行向某C机械公司主张权利。3.关于减少檩条拉杆的费用19322.26元。6月施工图确定做双层檩条拉杆,9月施工图确定做单层檩条拉杆。某B钢结构公司实际根据9月施工图做了单层檩条拉杆。根据《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第五条约定,施工“过程中如甲方需要变更图纸和增加内容,以甲方签章的书面通知为准,工程价款增减在工程结算时另行计算。”现某A建筑公司根据合同约定通过9月施工图将双层檩条拉杆设计变更为单层檩条拉杆,其减少的费用19322.26元应当在工程结算时予以扣除。
  关于欠付工程款利息如何计算的问题
  本院认为,工程欠款利息应以2852634.13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3年6月6日起计算至2014年6月8日止;以2910851.15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4年6月9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主要事实和理由:1.《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合同关于工程款支付的约定亦无效,故视为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未作约定。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八条关于当事人对付款时间约定不明的情形下,可以通过工程实际交付、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以及提起诉讼三个时间点来确定应付工程款时间的规定。本案中,尽管某A建筑公司声称不清楚涉案工程具体交付时间,但陈述工程属于边施工边使用,且现已经全部交付业主使用,结合《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关于工期为2012年9月3日至2013年1月12日的约定、某A建筑公司并未提出工期延误的主张、某B钢结构公司关于涉案工程已于2013年2月1日交付的陈述以及某A建筑公司于2013年6月6日签收《工程竣工结算书》的事实,一审法院关于涉案工程在2013年6月6日前已经竣工并交付的认定并无不当。因某B钢结构公司请求从2013年6月6日起计算欠付工程款利息,故无论是以工程交付之日还是以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作为利息的起算点,均可以认定某A建筑公司应自2013年6月6日开始支付工程欠款利息。2.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3.参照《钢结构工程施工合同》第六条和十二条约定,工程质保金为合同总额的2%,质保期一年,质保金在质保期满后三日内退还。故本案工程质保金为58217.02元(2910851.15元×2%)。据此计算,某A建筑公司在一年质保期满三日(即2014年6月8日)内可以预留工程质保金58217.02元。故在2013年6月6日至2014年6月8日期间,应以2852634.13元(2910851.15元-58217.02元)为本金计算利息。自2014年6月9日起应以2910851.15元为本金计算利息。
  三、关于某B钢结构公司是否应向某A建筑公司开具发票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一审已经查明的事实,某A建筑公司已经向某B钢结构公司支付工程款426.5万元,而某B钢结构公司已向某A建筑公司提供涉及金额661万元的税务发票,故某A建筑公司关于应由某B钢结构公司出具税务发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某A建筑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一审法院关于工程结算款的认定以及工程欠款利息的认定有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016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撤销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016号民事判决第四、五项;
  三、变更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01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2910851.15元;
  四、变更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01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以2852634.13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3年6月6日起计算至2014年6月8日止;以2910851.15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4年6月9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五、驳回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本诉中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反诉中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9415元,反诉案件受理费7800元,鉴定费12万元,合计167215元,由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负担37215元,由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负担13万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4263元,由重庆某B钢结构有限公司负担263元,由重庆某A建筑工程公司负担1.4万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日
   

相关热词搜索:包干范围外 工程量 造价 包干范围内

上一篇:合同内固定总价不调差,合同外未约定据实调差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深圳建设工程律师
 (点击拨打137—1519—8118进行咨询;或扫描添加上面二维码微信沟通
 
  邓杰,法律硕士,原深圳市某区建筑工务署公职律师、计算机信息安全员,曾在某区教育部门、政府采购中心和纪检监察系统工作过,具备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和深圳市某区建设工程定标专家资格,拥有多年城建部门工作经验,颇为熟悉建设工程、房地产、旧改、城市更新、棚改、招标投标、政府采购,以及股份合作公司(村集体)大宗物业出租等领域全过程法律实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