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造价结算 > 正文

固定总价合同项目中承包人未按图施工应当扣减相应工程款
2020-04-21 21:18:09   来源:中国建设工程法务网   评论:0 点击:

原告未按施工图纸施工的部分,因违反协议约定,应由其承担相应的责任。对经鉴定原告工程量减少及未作部分工程造价515317 45元从应付工程款中予以扣减。
深圳工程造价律师
上诉人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玉门市某B选矿厂、楼某C,第三人安某D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6)甘民终28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
  原审被告:楼某C。
  第三人:安某D。
  上诉人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某A,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玉门市某B选矿厂(以下简称某B选矿厂)、楼某C,第三人安某D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8日作出(2015)酒民一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华电某A(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华电某A(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酒民一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内容,并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判令两被上诉人立即向上诉人支付拖欠工程款11O万元,利息损失107000元,利随本清。事实及理由: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所采信的证据和认定事实严重错误,严重违背合同约定、错误适用法律,应当依法改判。一、一审法院关于工程施工依据及工程价款的计付等基本事实认定严重错误,依法应予纠正。2011年7月8日,上诉人与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冶丰矿业)签订了《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约定了工程名称、工程范围等,其中协议价款约定为“协议总价款:叁佰万元整(¥3000000元整),乙方包工包料包设计”。协议签订后,上诉人根据约定及冶丰矿业的通知,实地考察甲方指定的施工地质条件,综合考量设计出施工白图。经冶丰矿业确认,遂准备按照该图确定施工图,但冶丰矿业却通知上诉人,施工场地发生变化,地址整体迁移。上诉人又根据新的场地条件,2011年8月重新设计施工蓝图一份。该图也经冶丰矿业确认,遂按照该图纸进行了施工。2012年6月19日工程通过甲方竣工验收并签署《工程竣工验收证明书》,2012年10月18日,该工程经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玉门市某B选矿厂(该厂系冶丰矿业权利义务承受者)共同验收并出具《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35KV变电站工程通电证明书》,验收表明“已顺利通电”“都安全带电且运行正常”。以上事实表明,原审法院认定本案的基本事实错误,具体表现如下:(一)该工程原设计的白图已废弃,实际施工系按照蓝图进行。施工地变更导致施工图变更为本案存在的基本事实。施工图变更取得了双方的认可。上诉人根据被上诉人的要求变更施工地点,出具设计蓝图进行施工,该设计蓝图是在实际施工地确定后的唯一图纸。双方以各自的行为表明了就施工图的设计达成了合意,以下事实足以证明设计蓝图双方是明知并认可的。l、施工蓝图的出具时间为2011年8月,如无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不可能多此一举再次委托设计。2、施工地在甲方所在地,如非经甲方同意,乙方擅自变更,甲方自然提出制止,在依蓝图的施工过程中,甲方没有任何制止或提出异议的任何行为,表明甲方认可蓝图。3、在工程竣工验收时,甲、乙双方根据该蓝图对照实际施工情况进行验收,通过甲方竣工验收并由甲方签署了《工程竣工验收证明书》和《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35KV变电站工程通电证明书》。4、根据建筑行业的要求,施工图必须是有相应资质的设计单位设计的,白图只能是施工参考,不能作为施工依据,本案蓝图经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设计院设计签章,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认定为施工的依据,而非原审法院认定的白图。(二)工程价款为总包价款且没有进行变更,依法应按约定总价结算工程款。l、合同约定为固定总包价,依法应按约定结算。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价款约定为“协议总价款:叁佰万元整(¥3000000元整),乙方包工包料包设计”。根据最高院审理工程纠纷的解释“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其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价款实行固定总价结算,只能依据合同约定价款支付。若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因工程发生设计变更等原因导致实际工程量增减,当事人要求对工程价款予以调整的,应当严格掌握,合同对工程价款凋整有约定的,依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可以参照合同约定标准对:工程量增减部分予以单独结算,无法参照约定标准结算的,可以参照施工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且主张工程价款调整的当事人应当对合同约定施工的具体范围、实际工程量增减的原因、数量等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工程并非设计变更,合同双方当事人必须严格按照合同约定进行施工、支付工程款。若被上诉人认为确属设计变更,理应按合同约定施工的具体范围、实际工程量增减的原因、数量等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在一审中,被上诉人仅提交施工白图,并以此为依据作出的酒中造字[2014]6号鉴定报告基础之上,就认定设计变更。设计变更是指施工企业在施工过程中,遇到一些原设计未预料到的具体情况,需要进行处理;因而发生的变更。本案工程在施工前就因为场地迁移重新做了设计蓝图,不属于设计变更。且设计变更无论是由哪方提出,均应由监理部门会同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协商,经过确认后设计部门发出相应图纸或说明,并由监理工程师办理签发手续,下发到有关部门付诸实施。而涉案工程的施工蓝图是在施工前,基于被上诉人的同意而进行了施工。综合上述原因和理由,本案不存在设计变更的情形,一审采信鉴定报告,明显于法无据。2、本案没有施工范围变更从而导致价款变更情形。首先,本案中甲方提出地址变更而导致施工图变更,该施工图的变更取得了甲方认可,在施工图变更后,甲、乙双方均没有提出价款变更,在竣工验收时,双方也没有提出价款变更事宜,由此可见,双方对合同价款一直没有变更的意思表示,因此,甲方应按约定价款履行支付义务。其次,合同中约定了工程范围,并没有对具体设计方案进行确定,根据合同约定“乙方包工包料包设计”,如何设计达到实现甲方的合同目标是乙方的工作内容,设计方案并非唯一,由此可知合同总价款只与施工的范围及效果相关联,而与执行哪一方案来完成施工任务并实现效果无关,也正基于此事理逻辑,甲方对无论是按原白图还是后设计蓝图施工均未提出价款调整,因此甲方提出额外要求导致施工图变更只要乙方不要求价款调整则应按原价款支付,如由乙方提出施工图变更则无权要求甲方增加价款。再次,上诉人依被上诉人的要求变更的施工图涵盖了双方合同约定的施工范围,且通过了被上诉人的竣工验收,以此足以认定,乙方已全面履行了合同约定,甲方应依约定履行300万元付款义务。3、本案工程价款系固定总价,明确具体,不应对其进行造价鉴定。我国合同法“意思自治”是基本原则,应当充分尊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本案通过固定价承包的工程,工程范围确定,然而原审法院却依被上诉人的申请委托酒泉中瑞工程造价事务有限责任公司对玉门市某B选矿厂变电站建设工程与设计图纸不一致部分工程量及工程造价进行了鉴定,并以此为依据进行判决。4、鉴定依据为废弃图纸,鉴定结果毫无意义;且鉴定报告以施工白图作为鉴定依据不具法律效力。另,根据建筑行业以及设计行业规则,白图只是施工参考,没有设计院加盖的公章,通常只加盖“仅供参考”、“仅供备料”的图章,没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施工依据。应该强调的是一审委托鉴定的基础是基于被上诉人提交的初始白图,在没有经过双方质证的前提下,单方采信被上诉人的证据,从证据规则的角度而言,该鉴定报告缺乏合法的基础。需要说明的是,由白图到蓝图并非法律意义上的设计变更。一审采信鉴定报告,明显于法无据。综上所述,本案工程承包合同为固定总价合同,上诉人依约定实施了合同约定的工程范围内的施工且通过了被上诉人的验收,实现了被上诉人的合同目的,合同履行中虽然因被上诉人的要求而改变施工地点,因此确定的施工图与原拟定的施工草图存在一定差异,确定的施工图同样涵盖了合同约定的施工范围,得到了被上诉人的确认,且该工程通过了上诉人的竣工验收而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依法依约定应按合同约定结算工程款。原审法院违反法律规定,违背双方约定,滥用司法鉴定调整工程价款依法应予纠正。二、一审法院关于第三人安某D代理权限认定错误,2011年7月10日,上诉人与第三人安某D签订《劳务协议》,约定安某D承包该工程相关劳务服务。其中第一条第2款约定:甲方(上诉人)委托乙方(安某D)与项目甲方(冶丰矿业)施工资金结算;第二条约定:甲方向乙方支付劳务费人民币肆拾万元整,上述款项由甲方在工程竣工后向乙方一次性支付。l、上诉人授权安某D仅仅为结算权利,而非代领工程款权利《劳务协议》第一条第2款约定:甲方(上诉人)委托乙方(安某D)与项目甲方(冶丰矿业)施工资金结算;此处,上诉人授权仅仅为工程资金结算权利,而非代领工程款权利,一审法院不应将二者混为一谈。另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第三人之间亦不构成表见代理。表见代理制度是基于被代理人的过失或被代理人与无权代理人之间存在特殊关系,使相对人有理由相信无权代理人享有代理权而与之为民事法律行为,代理行为的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一种特殊的无权代理。《劳务协议》第二条已经明确排除了安某D直接领取工程款项的可能,不存在使相对人玉门市某B选矿厂有理由相信无权代理人安某D享有代理权的表象,无法构成表见代理。上诉人通过安某D取得190万元工程款的行为也就不是一审法院认定的追认行为。因此,被上诉人玉门市某B选矿厂已经通过安某D向上诉人支付另外50万元工程款说法于法无据,其与安某D之间纠纷与上诉人无关。根据《合同法》第121条: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被上诉人向安某D付款240万元,上诉人只取得190万元,剩余50万元在上诉人未授权的前提下,被安某D领取,系被上诉人的过错。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签订的《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以及合同相对性原理,应当由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被上诉人与安某D之间的不当得利纠纷应当依照法律规定或当事人协商解决。2、《劳务协议》仅对上诉人和第三人产生拘束力,《劳务协议》系上诉人与安某D之间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产生法律约束力。一审法院却依据此约定认定被上诉人玉门市某B选矿厂向安某D付款,其实是向上诉人付款,系倒果为因的法律评价,违背合同相对性原则。债权的转让,必须是在转让通知到达债务人时,才会对债务人产生效力。本案中,上诉人未出具任何债权转让通知或授权安某D领取工程款的委托书的前提下,一审法院认定安某D有权代领工程款不符合法律规定。
  被上诉人某B选矿厂、楼某C共同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设计蓝图没有我们的签字,也不清楚蓝图的情况。安某D是受上诉人的委托进行工程结算,后续产生的纠纷与被上诉人均无关系。
  第三人安某D辩称,工程是由我谈成的,后我将工程转让给上诉人。防空设施、排水沟、围栏、大门均是由我施工的,同时约定的劳务费是40万元。工程完工后,我组织各单位进行验收的。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7月8日,原告(乙方)与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甲方)签订《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一份。约定由原告承建工程名称为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设备安装及调试工程。施工范围约定为:乙方包工包料,包括变电站场地平整、设备基础、电缆沟道施工、主控室施工、变电站周边的防洪墙建造,采购变电站2台1250箱式变压器和所有主设备及附属设备、采购敷设变电站电缆,电源接入等项目。具体内容按设计标准施工,乙方必须严格按设计图纸施工。合同约定工程项目期限为:2011年7月开工至2011年8月30日安装调试交付使用。协议价款及支付方式约定为:协议总价款叁佰万元整,乙方包工包料包设计;合同签订后甲方拨付给乙方合同总价的10%工程首付款,主设备到现场后24小时内甲方拨付给乙方合同总价款50%的施工款;工程竣工验收并草签移交手续,待24小时试运行和正式办理移交手续后,工程价款结至95%,其余5%作为质量保证金,保修期一年结束后,结清全部价款。附则部分约定:合同施工工作内容、范围有变动时,应及时签订补充协议。合同还对其他事项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原告进行了施工,2012年6月19日,原告、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及验收单位在《工程竣工验收证明书》上盖章(签字)。2012年10月15日,原告与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对相关资料进行了移交。2012年l0月18日《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工程通电证明书》载明,“2012年10月17日,华电某A(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承建的《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工程》已顺利通电,经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玉门水电厂和玉门市某B选矿厂相关人员验收,华电某A(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提供设备及线路部分都已安全带电且运行正常”。该证明书加盖有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印章。后因工程款支付问题发生纠纷,原告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支付欠付合同价款110万元,增加工程量价款1685550元及利息107000元。诉讼中原告放弃要求被告支付增加工程量价款1685550元的诉讼请求。现原告自认收到工程款l90万元,并申请法院调取了开户行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兰州住房城建支行,客户名称为左建新,卡号为4340624270252123的个人活期明细。该明细显示,第三人安某D于2011年7月15日、2011年9月28日、2012年1月21日分别向左建新转款20万元、80万元、90万元,以上合计190万元。诉讼中,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申请对原告未按图纸施工和未完成工程量进行鉴定。经法院委托,酒泉市中瑞工程造价事务有限责任公司作出了酒中造字[2014]6号鉴定报告,鉴定结果为:(一)玉门市某B选矿厂变电站建设工程设计图纸与原告实际施工不一致部分:1、围墙原设计为砖砌围墙(浆砌块石基础,240砖砌围墙),实际施工为金属围栏(独立砼基础、钢管立柱、成品钢丝网围栏);2、原设计变电站位置所区场地标高与厂区球磨机台处场地标高齐平垫土方高度为6米,实际施工垫土方高度为2.5米;3、电缆沟原设计为砼现浇地沟(电缆沟600*600,采用c20现浇砼),实际施工砖砌地沟(地沟墙体采用240mm厚红砖砌筑);4、事故油池未做;5、推车式干粉灭火器、电热充油暖炉、通风机、4.5米高绝缘人字梯未安装。(二)工程量减少及末做部分的工程造价515317.45元。2016年1月12日,酒泉中瑞工程造价事务有限责任公司作出《关于对酒中造字(2014)一6号司法鉴定报告的补充说明》。内容为:1、原设计砖砌围墙变为金属围栏减少工程造价111995.42元;2、图纸设计变电所地面标高与厂区球磨机台处场地标高齐平,原设计变电站所在位置实际自然地面标高与厂区球磨机台处场地标高高差为6米,而变电站移动后实际施工垫土方高度为2.5米,填方量减少3.5米,减少工程造价341695.45元;3、原设计为砼现浇地沟变为砖砌地沟减少工程造价1605.34元;4、事故油池未做扣减36863.5元;5、推车式干粉灭火器、电热充油暖炉、通风机、4.5米高绝缘人字梯未安装扣减11133.85元;6、道路减少12023.84元。
  另查明: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4日,法定代表王翔,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吊)销时间为2012年9月19日。玉门市某B选矿厂成立日期为2011年12月14日,负责人楼某C,企业(机构)类型为个人独资企业。
  又查明,2011年7月14日,原告与甘肃宏伟电力工程设计咨询有限公司签订了《冶丰矿业有限公司35千伏变电站工程设计合同》。约定由原告委托甘肃宏伟电力工程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承担冶丰矿业有限公司35千伏变电站及工程设计。合同约定的勘测设计项目及范围为:新建35KV变电站及6KV箱式变电站电气一、二次施工图;新建6KV箱式变电站电源线路施工图;新建35KV变电站及6KV箱式变电站土建基础施工图;第一T接点处设备、施工和建设设计。合同还对勘测设计阶段及进度等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还查明,2011年3月31日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与酒泉市奥泰开关有限公司签订施工协议一份,约定由酒泉市奥泰开关有限公司完成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输电线路项目施工。第三人安某D以酒泉市奥泰开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义在施工协议上签字。后第三人安某D如约完成了合同约定的工程内容。
  再查明:2011年7月1O日,原告与第三人安某D签订劳务协议一份,约定原告委托第三人为原告承揽的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安装、土建施工、调试项目提供相关劳务服务。其中协议第一条第3项约定由原告委托第三人安某D负责与项目甲方(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施工资金结算。各方认可被告为线路工程及变电站工程累计向第三人安某D付款282万元。第三人安某D认可收到282万元中,其中2011年4月9日12万元、2011年5月10日10万元及2011年7月8日20万元,以上合计42万元付款时间在《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签订之前,为第三人安某D所完线路工程的付款。其余240万元是变电站工程的付款。
  一审法院认为,《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系协议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参与了变电站工程的验收,并实际使用受益,且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认可其与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之间系整体债权债务的转移。故原告以工程项下权利义务概括转让为由要求被告玉门市字正选矿厂承担责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一条的规定,予以支持。关于鉴定的问题。原告不认可鉴定报告的理由为,实际施工范围与蓝图一致,鉴定报告的依据是设计白图;协议约定为固定一价不应当进行鉴定;施工过程中变电站场址有移动。对图纸的问题。原告认可其提供的2012年9月的图纸形成于工程完工之后,系竣工图。原告以竣工图与实际施工范围一致为由不认可鉴定报告的主张于法无据,不予采信。原告认可被告提供的形成于2011年8月的图纸为正式的设计图纸。据《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乙方包工包料包设计……,具体内容按设计标准施工,乙方必须严格按设计图纸施工”的约定,原告委托完成设计,在施工前将设计图纸交玉门市冶丰矿业有限公司后,该设计图纸就应当作为施工的依据。协议附则部分同时约定,“合同施工工作内容、范围有变动时,应及时签订补充协议”。现原告无法提供双方协议变动施工内容的证据,亦无法提供足以反驳设计图纸的相应证据,应由其自行承担不利后果。故原告所提鉴定报告的依据为设计白图,不应采信鉴定报告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对是否应当鉴定的问题。双方对工程量发生争议,原告申请对被告“未按照图纸施工和未完成工程量,进行鉴定,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的情形,原告所提协议约定为固定价,不应当进行鉴定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对变电站场址移动的问题。经查,设计图对所址的设计标准为“所区场地标高与厂区球磨机台处场地齐平”,对所址总填方量的设计标准为“根据现场实际确定”。本案中设计图纸中所址填方量没有明确数额,原、被告也认可设计图中没有变电站场址的坐标,在此情形下鉴定机构依据设计标准确定的应填方量与现场实际完成的填方量作出的鉴定结论符合客观事实。原告以变电站场址移动为由不认可鉴定报告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综上所述,作为鉴定依据的图纸(被告提供)原告在诉讼中认可“是正式的设计白图”,原告虽对鉴定报告有异议,但未能提供足以反驳的证据,亦不申请重新鉴定,本案中也不存在鉴定报告不能采信的法定情形。故鉴定报告应当作为案件审理的依据。关于应付款的问题。《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电气设计、安装及调试工程》协议约定总价款为300万元,此约定应当作为认定工程价款的依据。原告未按施工图纸施工的部分,因违反协议约定,应由其承担相应的责任。对经鉴定原告工程量减少及未作部分工程造价515317.45元从应付工程款中予以扣减。诉讼中,原告放弃要求被告支付增加工程量价款168550元的主张,系对自身权利的合法处分,予以准许。综上,本案中应付款认定为2484682.55元(3000000元-515317.45元)。
  关于已付款的问题。对原告实际收到的款项,原告主张的190万元与第三人的陈述、左建新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相印证,予以采信,原告实际收到的款项认定为190万元。现第三人认可被告支付的282万元中有3笔合计42万元系线路工程的付款,予以确认。被告实际支付给第三人的线路工程款认定为42万元。对第三人所完线路工程的造价,被告及第三人均未提供相应的结算依据,暂无法作出认定,被告及第三人如有争议,可另行处理。对扣除支付给第三人的线路工程款42万元后被告实际付款的差额50万元(282万元-42万元-190万元),涉及到第三人在变电站工程中的地位。经查,原告与第三人曾于2011年7月10日签订劳务协议,约定由原告委托第三人安某D向建设方进行施工资金结算,并由第三人为原告承建的变电站工程提供铁网围栏及大门建设等劳务。据此可以证实原告委托第三人与发包方进行资金结算的事实。同时,第三人于2011年7月15日至2012年1月21日分三次向原告转付变电站工程款190万元,在此期原告并未向被告提出异议。另外,原告在2012年9月l7日向第三人支付了5万元道路施工款,亦可以证实第三人确实参与了部分变电站工程项目的施工。综合以上事实及各方的举证情况分析,被告及第三人安某D所提原告委托第三人收取款项的主张既有相应的证据佐证,也符合各方默认的付款惯例,予以采信。故付款差额50万元认定为被告支付的变电站工程款。本案中被告支付的变电站工程款认定为240万元(190万元+50万元)。至于原告与第三之间的付款争议,不属于本案的审查范围,双方可另行主张。关于欠付款及利息的问题。本案中欠付款认定为84682.55元(2484682.55元-240万元)。2012年10月18日《玉门市冶丰矿业公司35KV变电站工程通电证明书》证实本案所涉工程已安全带电且运行正常,且原告所完工程已超过了约定的质保期,已具备协议约定“待24小时试运行和正式办理移交手续后,工程价款结至95%,其余5%作为质量保证金”的付款条件,故欠付款被告应当金额支付。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自2012年10月20日起的利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的规定,予以支持。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系个人独资企业,楼某C为投资人,原告主张由被告楼某C承担连带责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的规定,予以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原告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支付欠款84682.55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向原告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自2012年10月20日起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二、被告楼某C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原告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7175元,退还原告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756元,剩余16419元,由原告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承担15320元,由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承担1099元。鉴定费60000元,由原告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承担55790元,由被告玉门市某B选矿厂承担421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安某D提交的五份变电站的护坡、围栏、T接点开关站设备的收据及照片等证据,证明第三人安某D参与了具体的变电站施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认为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但该份证据能够证明安某D与上诉人之间存在劳务费争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2、本院依职权调取甘肃宏伟电力工程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情况说明,证明该设计公司于2012年9月将整套蓝图设计完毕后交付上诉人的。各方当事人对该情况说明均无异议,故上诉人庭审中陈述边出图、边施工的抗辩不能成立。
  本院二审除确认一审查明的事实外,另查明如下事实:甘肃宏伟电力工程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于2012年9月向华电某A(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出具整套设计蓝图。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17日变更为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本案争议焦点为:玉门市某B选矿厂欠付工程款和利息如何确认?
  此争议焦点涉及的问题有:(一)关于鉴定机构依据设计白图进行鉴定的问题。设计白图虽为施工参考,不能作为施工依据,但上诉人于2011年8月12日开始施工,并于2012年6月19日竣工交付验收。甘肃宏伟电力工程涉及咨询有限公司向华电某A(原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出具整套蓝图的出图时间是2012年9月。乾江电力并未使用蓝图进行施工。另甘肃宏伟电力工程涉及咨询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14日出具证明,该公司对于设计蓝图的出具是整体设计,整套出图,不存在上诉人陈述的边设计、边施工的情况。根据上述内容可知,上诉人施工是依据设计白图进行具体施工的,鉴定机构依据设计白图进行评估鉴定,是以客观的施工情况进行的鉴定,且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应当予以采信。(二)关于是否应当鉴定的问题。被上诉人申请对“未按照图纸施工和未完成工程量”进行鉴定,一审法院以该情形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第二十二条规定,未采纳上诉人的意见,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适当,结论正确。(三)关于安某D代领工程款的问题。上诉人与安某D的劳务协议约定,甲方委托乙方负责与项目甲方施工资金结算,项目甲方与安某D结算后,安某D于2011年7月15日至2012年1月21日分三次向上诉人转付工程款190万元,上诉人接收款项后未提异议。另被上诉人还向安某D支付50万元变电站工程款,安某D未向上诉人支付。上诉人虽未明确委托安某D代收工程款,但上诉人已连续、多次收款,上诉人收取工程款是对安某D代领工程款行为的追认,故本院对上诉人辩称未授权安某D收取工程款的意见不予采信。安某D与上诉人就该笔款项的争议,可另案主张。
  一审认定应付款为2484682.55元,已付款为240万元得当,支持的利息部分符合法律规定,均予支持。涉案工程已交付运行,且已超过约定的质保期,被上诉人应全额向上诉人支付剩余工程款84682.55元及利息。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处理结果适当,应予维持。上诉人乾江电力所提上诉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663元,由华电某A电气技术有限公司(甘肃乾江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六年十月八日
   

相关热词搜索:固定总价合同 承包人 未按图施工 工程款

上一篇:包干范围外工程量增加应增加造价,包干范围内工程量减少不扣减造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深圳建设工程律师
 (点击拨打137—1519—8118进行咨询;或扫描添加上面二维码微信沟通
 
  邓杰,法律硕士,原深圳市某区建筑工务署公职律师、计算机信息安全员,曾在某区教育部门、政府采购中心和纪检监察系统工作过,具备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和深圳市某区建设工程定标专家资格,拥有多年城建部门工作经验,颇为熟悉建设工程、房地产、旧改、城市更新、棚改、招标投标、政府采购,以及股份合作公司(村集体)大宗物业出租等领域全过程法律实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