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监理法务 > 正文

上诉人江苏全成与被上诉人南京赛世仙林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纠纷一案的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7-04-29 19:07:28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评论:0 点击: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宁民终字第253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24999328-X,住所地南京市北京西路69号华萃大厦408、416室。
法定代表人丁永,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学斌,江苏益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赛世仙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组织结构代码75687213-2,住所地南京市玄武区廖家巷6号。
法定代表人党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桂滨,江苏锋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南京赛世仙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世仙林公司)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13)栖民初字第18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全成公司委托代理人杨学斌,被上诉人赛世仙林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桂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全成公司原审诉称,全成公司与赛世仙林公司于2005年4月23日签订《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次日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双方约定赛世仙林公司将其开发的仙林赛世香樟园二期工程二标段项目的工程监理工作委托给全成公司完成。合同对双方的权利义务作了明确约定,其中约定监理工作自2005年4月23日开始至2006年12月31日止。监理费的计算分为监理期限内报酬和附加工作报酬。全成公司依约完成了全部的监理工作,但赛世仙林公司直至2007年9月10日才将工程建设完成并竣工验收。全成公司也依据工程建设进度需要,直至验收时完成监理工作。所以赛世仙林公司应依法支付监理期内的监理费并如实结算附加工作报酬。全成公司依法多次要求赛世仙林公司按时支付监理期的监理费并如实结算附加工作报酬,但赛世仙林公司以未经审计为由,无理拒绝,致使赛世仙林公司至少尚欠监理费合计424100元。故请求法院判令:1、赛世仙林公司支付合同期内监理费114600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自2008年3月10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2、赛世仙林公司支付附加工作报酬309500元及利息损失(自2013年11月7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3、赛世仙林公司承担诉讼费用。
赛世仙林公司原审辩称,1、全成公司诉请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全成公司主张其在工程验收时才完成了监理工作,按照合同约定全成公司最终付款期限应为最终验收之日起6个月内,即2008年3月10日前。但全成公司直至起诉前从未向赛世仙林公司主张过权利,故全成公司诉请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2、2005年4月24日补充协议第一条的约定是对原监理合同中监理费计算约定的变更,且该补充协议第八条明确约定主合同与补充协议约定矛盾的,最终以补充协议约定为准。按照补充协议双方之间的监理费用为包死价格,全成公司在监理期间的费用仅与监理的内容和面积挂钩,与监理时间无关,不存在延期再行收取费用的说法。全成公司在签订补充协议时也明知此监理费为包死价格,所以在工程超出原监理合同约定的期限时,也未向赛世仙林公司要求进一步约定相应合同延长。在监理期间全成公司履行控制工期和及时告知的义务,也说明双方当时约定的价格是固定的,不需要严格控制监理时间。综上,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全成公司诉请。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4月23日,全成公司(监理人)与赛世仙林公司(委托人)就赛世香樟园二期工程二标段签订《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以下简称监理合同)。该监理合同第一部分约定,本合同自2005年4月23日开始实施,至2006年12月31日完成。该监理合同第二部分第一条约定,工程监理的附加工作是指(1)委托人委托监理范围以外,通过双方书面协议另外增加的工作内容;(2)由于委托人或承包人原因,使监理工作受到阻碍或延误,因增加工作量或持续时间而增加的工作;第二十五条约定,监理人的责任期即委托监理合同有效期,在监理过程中,如果因建设工程进度的推迟或延误而超过书面约定的日期,双方应进一步约定相应延长的合同期;第三十一条约定,由于委托人或承办人的原因使监理工作受到阻碍或延误,以致发生了附加工作或延长了持续时间,则监理人应当将此情况与可能产生的影响及时通知委托人,完成监理业务的时间相应延长,并得到附加工作的报酬;第三十九条约定,正常的监理工作、附加工作和额外工作的报酬,按照监理合同专用条件中约定的方法计算,并按约定的时间和数量支付。该监理合同第三部分专用条件第三十九条约定,委托人同意按以下的计算方法、支付时间与金额,支付监理人的报酬:1、经双方协商,在监理期间内,该项目监理费按工程造价6000万元,取费比率1.4%计取,监理费用84万元;2、监理进场后7日内付10%,桩基结束付10%,完成施工图审查7日内付监理费15%,工程施工至正负零结束付10%,主体封顶20%,工程竣工验收结束付25%,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6个月内付清余款;3、委托人同意按以下的计算方式、支付时间与金额支付附加工作报酬:(报酬=附加工作日数×合同报酬÷监理服务日)。
2005年4月24日,全成公司(乙方)又与赛世仙林公司(甲方)签订《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之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第一条约定,经双方协商,甲方赛世香樟园二期工程二标段中的5号地下车库、08幢、09幢、13-15幢,及该区域内的室外工程、绿化工程、智能化工程,建筑面积为63000平方米,委托乙方实施施工图审查、会审、施工阶段和保修阶段监理,材料、设备清单的编制或审核,该项目监理费按照工程建筑面积每平方米12元人民币计取,监理费总价为75.6万元。该补充协议第二条约定,付款方法:监理进场后7日内付10%,桩基竣工验收结束付10%,完成施工图审查及会审7日内付监理费15%,工程施工至正负零结束付10%,主体封顶20%,工程竣工验收结束付25%,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6个月内付清余款。该补充协议第八条约定,该补充协议和主合同的组成部分,主合同中与补充协议约定矛盾的约定均以补充协议约定为准。
2007年9月10日,涉案工程竣工验收合格。
2013年6月3日,全成公司向赛世仙林公司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廖家巷6号的地址邮寄了一份《函》,要求赛世仙林公司收函后5日内进行结算并据实支付尚欠的合同期内监理费11.46万元和附加工作报酬30.95万元。该邮件于次日因“此邮件该公司无人接收,已电联”被邮局退回。
原审庭审中,双方一致认可2005年5月8日至2009年1月20日期间,赛世仙林公司共向全成公司支付监理费641400元。全成公司为证明自己诉讼主张还申请证人王永强到庭作证。证人王永强陈述,其为全成公司在涉案工程的现场负责人,2008年至2011年9月期间曾多次向赛世仙林公司的郑海棠、薛慧斌等人催要过监理费,赛世仙林公司表示同意付款,但一直未能支付。
原审另查明,全成公司原名称为南京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监理合同、补充协议、验收报告、竣工验收记录、函、邮件回执、庭审笔录等证据在卷予以证实。
经当事人确认,本案争议焦点为:1、涉案监理费用应当如何计算;2、全成公司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原审法院认为,全成公司、赛世仙林公司之间的监理合同及补充协议均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属合法有效,当事人应按约履行各自的义务。
关于争议焦点一,双方对于监理合同约定期限内监理费未付部分的金额为114600元的事实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全成公司依据监理合同专用条件第三十九条主张赛世仙林公司还应当支付附加工作报酬309500元。然而监理合同第三十九条虽对涉案工程监理费用计算方法、支付时间与金额进行了约定,之后的补充协议第一条和第八条却又约定“该项目监理费按照工程建筑面积每平方米12元人民币计取,监理费总价为75.6万元”,“主合同中与补充协议约定矛盾的约定均以补充协议为准”,因此双方在补充协议中对于监理费用的约定已经进行了变更,监理费的计算应当以补充协议约定为依据。因此全成公司主张赛世仙林公司还应当依据监理合同约定支付附加工作报酬309500元,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依据补充协议的约定,赛世仙林公司应当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6个月内付清余款,因涉案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的时间为2007年9月10日,故依照约定赛世仙林公司应当在2008年3月10日前付清余款。然而赛世仙林公司自2009年1月20日最后一次付款之后就未再依约支付监理费,故其应当承担支付欠付监理费114600元及相应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责任。赛世仙林公司抗辩主张全成公司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但全成公司提供证人王永强证实2008年至2011年9月期间,全成公司一直在向赛世仙林公司的郑海棠、薛慧斌等人主张支付监理费,赛世仙林公司也认可郑海棠、薛慧斌等人确系其在涉案工程的工作人员。全成公司还于2013年6月3日向赛世仙林公司发函催要欠款。故全成公司诉讼请求并未超过2年诉讼时效,赛世仙林公司上述抗辩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三百九十六条、第四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南京赛世仙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江苏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监理费用114600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自2008年3月1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判决给付之日止);二、驳回江苏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7662元,由江苏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负担5592元,南京赛世仙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2070元。
全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双方在补充协议中对于监理费用的约定已经进行了变更,监理费的计算应当以补充协议约定为依据”,是不正确的。补充协议仅仅变更了主合同专用条件部分第三十九条关于合同期限内监理费固定价格部分的内容,对附加工作报酬的内容并没有变更,对附加工作报酬应当以专用条件部分合同第三十九条为依据。二、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主张附加工作报酬309500元,有充分的合同与事实依据。补充协议约定的监理报酬75.6万元是建立在监理合同工期的基础上双方约定的监理报酬,该报酬并不包含延期后的附加工作报酬和额外工作。因签订补充协议时双方并不能预见是否延期多长时间,而只是约定延期后监理报酬的具体计算方式。更何况,补充协议没有约定监理报酬75.6万元是包死价;退一步说75.6万元的监理报酬是包死价,则也是2005年4月23日至2006年12月31日完成监理工作报酬的包死价;如果延期,则按照双方约定的延期结算方式计算。被上诉人实际竣工验收时间为2007年9月10日,即被上诉人延期了8个月10天。依据约定,被上诉人应支付延期部分监理报酬30.95万元。被上诉人认为补充协议已经约定为包死价不符合本案的事实,也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被上诉人立即支付监理费424100元以及逾期付款违约金。
被上诉人赛世仙林公司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双方签订的监理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当事人均应恪守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该监理合同第三十一条明确约定,由于委托人或承办人的原因使监理工作受到阻碍或延误,以致发生了附加工作或延长了持续时间,则监理人应当将此情况与可能产生的影响及时通知委托人,完成监理业务的时间相应延长,并得到附加工作的报酬;第三十九条另约定,正常的监理工作、附加工作和额外工作的报酬,按照监理合同专用条件中约定的方法计算,并按约定的时间和数额支付。而本案中,按双方监理合同约定,上诉人全成公司的监理工作本应至2006年12月31日结束,现因委托人(被上诉人)的工程变更等因素致使上诉人的监理工作受到延误,延长了持续时间直到2007年9月10日监理工程才结束,导致上诉人增加工程监理的附加工作。故上诉人依据双方合同约定,主张被上诉人支付因持续时间而增加的附加工作的报酬309500元,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虽然补充协议约定监理费总价为75.6万元,但该监理费总价只是对监理合同中正常监理期间内监理费84万元的变更,对主合同中的附加工作及额外工作的报酬并没有进行重新约定或变更,故被上诉人抗辩不应给付附加工作报酬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对该部分的事实认定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13)栖民初字第1895号民事判决;
二、南京赛世仙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江苏全成建设顾问有限公司监理费用424100元及利息(其中114600元自2008年3月11日起、309500元自2013年11月7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766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662元,均由南京赛世仙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飞鸽
代理审判员  涂 甫
代理审判员  逯婷婷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朱亚芳

相关热词搜索:建设工程 监理合同 合同纠纷 监理

上一篇:原告江苏全成与被告赛世仙林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纠纷一案的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上海市建设工程监理与昆山鑫苑置业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